365bet体育官网平台-美国消费者债务水平创新高,下一场“金融危机”正在路上?
2019-09-07 12:53:43 来源:本站
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消费者债务达14万亿美元,已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合计约13万亿美元的债务水平。这些消费者债务包括信用卡欠款、汽车贷款、抵押贷款以及其他债务。

一套房子、一辆汽车、新款的手机和电脑……

由次级房屋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危机刚刚过去十年,房、车逐渐再度成为美国公众“维持基本生活水平”的标配。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十年前的金融危机中,与消费者债务挂钩的不良贷款和证券是使全球市场陷入混乱的一大推手。而今,美国消费者债务水平再次增长到了令人担忧的水平。

债务水平突破十年前纪录

“维持基本生活水平”的思想已经成为美国当今社会的基础。

总的来说,美国公众渐渐开始相信他们将“有资格”拥有一套房子、一辆汽车,并过上普普通通的生活。除了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还能有最新款的手机、电脑。

但是,就像大部分经济数据一样,真相往往隐藏在官方公开发布的表面数据之后。

不信?那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下面这些数据的深度分析。

纽约联储每季度都会发布消费者债务构成和余债务额的季度调查报告。表中显示消费者的债务水平创历史新高,比2008年增加了约1万亿美元。

道琼斯公司旗下“市场观察”(MarketWatch)网站在6月20日的报道中引用了Marquette Associates投资顾问公司固收部高级研究分析师本·莫尔(Ben Mohr)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消费者的债务水平创历史新高。

根据上述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美国消费者债务达14万亿美元,已超过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合计约13万亿美元的债务水平。这些消费者债务包括信用卡欠款、汽车贷款、抵押贷款以及其他债务。

如果按照人均计算,消费者人均债务水平为41.77美元/人,同样超过了2008年41.68美元/人的水平。

从上图可以看出,美国消费者的抵押贷款(Mortgage)、房屋净值循环信用(HE Revolving,一种按日计息的小额贷款、无担保贷款)、汽车贷款(Auto Loan)、信用卡(Credit Card)、学生贷款(Student Loan)和其他债务(Other)的累计总和已达到近17年来最高水平。

莫尔指出,其中,学生贷款(浅黄色部分)出现了显著增长,这也是令经济学家最为惊讶的一点。

据纽约联储银行信贷数据,2019年第一季度末,美国学生债务已达到1.486万亿美元。而据莫尔介绍,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的学生贷款也仅为0.61万亿美元,从那以后,学生债务基本一直呈增长态势。

漂亮数据下的贫富差距

另一个数据,让一部分人为日益增高的债务水平做辩解——人均可支配收入也相应提高了,并且提高得更快。

上述观点认为,只要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创下新纪录的消费者债务变得根本无关紧要。

家庭债务支付占可支配个人收入的百分比下降

然而,RIA顾问公司合伙人、首席经济学家兰斯·罗伯茨(Lance Roberts)指出,实际情况并不如数据表面那样乐观。

首先,人均可支配收入(即扣除个人所得税后的收入),它的计算得出的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并不准确,因为每个家庭所缴纳的所得税各不相同。

而且,人均可支配收入的结果,往往会被收入前5%,甚至前20%的人严重扭曲。如下图所示,排名前20%的人的工资增长中位数明显高于排名后80%的人。

数据显示,美国收入前5%的人与后80%的多数人平均年收入相差约30.6万美元。

此外,可支配收入和可自由支配收入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

可自由支配收入是指在支付了所有的强制性支出(如房租、食品、水电费、医疗保险费、保险等)后,剩余部分的可支配收入。

从这个角度看,“生活成本”的增长比收入的增长要快得多。

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结果显示,尽管工资水平在过去的几十年起起伏伏,但今天的实际平均工资(即扣除通胀因素后的工资)与40年前的购买力大致相同。实际上,工资增长主要流向了收入最高的人群。

除了通货膨胀导致生活成本提高外,食品、能源、健康和住房成本的飙升,使得在美国撑起一个家庭的“实际”成本变得异常昂贵。

根据普渡大学、盖洛普民意测验中心的两份调查显示,对于美国一个普通的四口之家来说,13.2万美元的年收入将会带来“幸福感”,而5.8万美元则只能勉强糊口。

因此,罗伯茨指出,虽然美国人收入的“中位数”已创新高,但绝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状况却没有得到改善。

美国人收入的巨大鸿沟。红色为80%人的平均收入,蓝色为20%收入最高者的平均数,黄色代表5%最高收入者的平均数。

下一次危机或许正在到来

从1990年开始,仅靠收入已无法满足生活水平的美国人开始转向债务来填补“缺口”。

然而,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后,就连收入和债务的总和也无法填补这一缺口。目前,美国几乎每人每年有3200美元的赤字无法填补。

因此,罗伯茨认为,创下历史最高纪录的消费者债务并不是无关紧要的,而是个大问题。即使利率处于历史最低的情况下,每个家庭所能背负的“债务”也是有限的。

对于美联储而言,下一次“金融危机”或许正在到来,其导火索或许只是资产价格的显着下降,以引发一系列甚至货币干预都可能无法阻止的事件。

“市场观察”专栏作家纳廷(Rex Nutting)对此进一步补充分析称,家庭(债务)或许不会成为下一次危机的唯一催化剂。

纳廷认为,真正的危机来自于“养老金”。由于大量潜在的养老金领取者,市场的下一次下滑可能只是处于对零利率的“恐惧”。

在资产价格下跌的情况下,系统的总体资金不足将导致大规模的崩盘,届时,将需要大规模的政府救助来解决这一问题。

届时,历史将再度重演——消费者再次承受起次级汽车贷款、抵押贷款、学生贷款的重压。

当经济衰退到来时,就业的减少将进一步损害个人的储蓄和消费能力。经济衰退还将对已经负担沉重的政府福利部门造成压力。

分析认为,随着未来几年美国债务和赤字的膨胀,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将继续存在。在某些时候,它们或将演变为真正的危机。

自世纪之交以来,美国的确重新分配了财富。但不幸的是,这样的转变走在了一条错误的道路上,创造出了新时代的“贵族”和“农奴”阶级。

从目前来看,美国尚且可以通过发行更多债务来解决所有问题,但当有一天没有买家再愿意继续为不负责任的财政政策提供资金时,坏消息就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