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手机投注app-垃圾分类第一个月,上海更干净了吗?
2019-08-09 11:23:03 来源:本站
垃圾分类从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需要经过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但希望若干年后再回首,我们不要仍然只是“多了几个垃圾桶”而已。

垃圾分类让上海更美好了吗?/unsplash

上海垃圾分类满月了。

为了纪念垃圾分类实行一个月,有的上海人点了一份“羊肉吕”庆祝。什么叫“羊肉吕”?就是羊肉串不要中间的签子。

按此推算,最近大热的美食纪录片《人间一串》在上海怕是要改名成《人间一吕》。

7月31日,上海市城管执法局公布了“满月考”成绩单。统计数据显示,过去一个月,上海城管执法部门共查处各类生活垃圾分类案件872起,责令当场或限期整改8655起。

其中,未分类投放问题最为严重,从行业类别来看,大型商场和商务楼宇依然是问题的“重灾区”。

图/ 周到上海

期间,全市城管执法部门针对生活垃圾违法违规行为,共教育劝阻相对人13506起。换句话说就是,有上万的上海市民在这首次“月考”中不合格。

开始垃圾分类的第33天,上海人试过了用vr游戏练习如何分类,也曾一家子聚在一起召开学习大会,现在每天还要接受小区楼下阿姨的灵魂拷问:

“侬今天是撒子拉希?”

而作为下批全面实行垃圾分类46个城市之一的广州,也悄悄地曝光了先锋小区。位于广州天河龙口西路的穗园小区,作为广州垃圾分类样板小区,率先完成了垃圾分类的相关工作要求。

可能是近期最受上海人欢迎的表情包。

今天依然在吾日三省吾身的上海银,垃圾分类一个月之后,他们究竟在想些什么?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麻烦先给他们一杯珍珠奶茶不要珍珠。

1

垃圾分类出成绩单?先听听上海人怎么评

“真的勇士,敢于每天亲自扔湿垃圾。”

上海市民今年的夏天格外难熬,不仅是因为历年一遇的高热天气,更是因为这个夏天“臭气熏天”。

图/ 上海本地宝

网友@冰室骑士就吐槽现在每天下楼倒垃圾都像是在遭受一场酷刑。“还没有走近就闻到了一大股恶臭味,还有一堆飞虫环绕在垃圾桶四周。”

更可怕的是,一打开垃圾桶,你很快能闻到因为各种各样的厨余垃圾混合在一起,发酵出的难以置信的气味。

而且现在的湿垃圾里要求必须破袋投放,因为袋子本身是干垃圾,不能放在一起。如果倒不出来,还要用手去抖、去抠,很容易弄脏手。

有些小区物业比较贴心,专门找了人做分类和破袋,湿垃圾也只要装袋子扔就可以了,钱还是物业费出。

但更多的人只能自己亲力亲为。有些市民为了不想破袋,特意买了可降解袋垃圾袋装湿垃圾,却只有部分小区可用,在尚未普及的当下有些环卫站甚至会拒收。

而这个装着所有厨余垃圾的湿垃圾桶,并没有任何特殊装置,和收干垃圾的桶一模一样,数量也是一比一。

最常见的四个桶。/图 上观新闻

但湿垃圾的数量远比其他垃圾来得多,堆得遍地都是的情况屡见不鲜。而某些地方缺乏人力收垃圾不及时,甚至小区门口的垃圾桶快被塞爆了也没人收。

湿垃圾桶引来了各种蛇虫鼠蚁,如果不幸桶烂了还有污水渗出。遇上下雨,露天垃圾桶污水可能流一地。

“每次路过小区门口的垃圾投放点都要被臭晕”,网友沈Dozen说他认为运送湿垃圾的垃圾车,甚至可以拿去当生化武器。

知乎上有个问题叫“你这辈子闻过最难闻的气味是什么?”,这个问题若是拿去问上海人,大概会有一个统一回答——湿垃圾桶。

但就算扔垃圾被恶心吐了,记得打开盖子吐在湿垃圾桶里。

2

“上海不相信996,上海不欢迎孤独”

28岁的聪聪,大学毕业至今一直在上海打拼。如今,做着一份高薪又得心应手的工作,虽然还是租房一族,但也算适应了上海的生活。

突然一天小区里的垃圾桶不见了,单位同事的聊天话题都成了垃圾分类。“我不赶紧搞清楚这是个什么东西,感觉生活继续不下去了。”她说。

我需要一个闹钟喊我倒垃圾。/图 虎嗅

于是在6月的最后一天,她花了一天时间,从早学到晚,好不容易学好了分类知识,随后她就发现更大的难题在于投放垃圾的时间。

聪聪小区垃圾房上标明了开放的时间:早上7-9点和晚上6-8点。刚好她都不在家。每天早上7点之前出门才能赶得上公司打卡的她,开始与同事讨论,手拿一袋垃圾坐地铁到单位扔的可行性。

“别人是带薪休假,而我只想带圾上班。”聪聪说7月开始的第一个星期,她和室友都没扔过垃圾,因为周末两天他们都在加班。

一不留神,就容易被垃圾淹没。

有的网友还列出了垃圾分类让他最受不了五个点:

1.垃圾袋要展开给阿姨/志愿者看过,隐私没了;2.湿垃圾要破袋,手脏了;3.要和监管阿姨/志愿者对话,要社交了;4.一天只有两个时段可以扔;5.新装了许多监控设备。

由于小区内没有24小时垃圾桶,网民@花猫先生“做饭不敢做,害怕厨余垃圾没地方处理;外卖不敢点,餐盒无处处理”,甚至连奶茶都不敢喝了,人硬是瘦了好几斤。

想减肥吗?上海欢迎你。

因为垃圾分类劝退外地人的上海,或许是时候可以考虑新的宣传语了。

3

别笑话上海人了,下一个轮到你了

世界上最先提出“垃圾分类”概念的国家是哪一个国家?

说出来可能令人难以置信,是中国。

早在1957年7月12日,《北京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垃圾要分类收集》一文,呼吁北京居民要对垃圾进行分类回收,这便是“垃圾分类”的问世。

“桶"治城市的垃圾桶。/图 美移移民

而现代化的垃圾分类推进则是在千禧年开始。但这么多年来,各地想到什么就干什么,街道上的垃圾分类筒也走马灯似地翻新花样,而垃圾分类却一直原地踏步。

从2019年起,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要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就这点来说,关于垃圾分类的方法,不同的城市、同一城市的不同时间都不一样。

在全国46个重点城市中,80%以上对垃圾分类采取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四分法”,各地执行的基本上都是国家制定的这四大分类标准。

今年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图 中国数字科技馆

广州目前采取的垃圾分类方法为“四分法”,就和上海的干湿分法不大一样。

而深受上海人羡慕的深圳垃圾分类方式,对垃圾分类最为细致。在四分法的基础上,深圳已初步建立有害垃圾、大件垃圾、废弃织物、年花年桔、绿化垃圾、果蔬垃圾六大资源类垃圾分流分类处理体系。

不仅分类方式不一样,立法上对垃圾分类的约束也不一样。

这头帝都人还在刷着上海垃圾分类的段子,下一秒就收到消息推送:“北京市将通过立法约束垃圾分类, 罚款上限将不低于上海”,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微博截图

深圳则更狠,乱丢个垃圾都要比别人金贵个5倍。今年2月,深圳在垃圾分类投放新规的草案中,把拒不改正者可处罚款金额提高10倍了,从50-100元变成了500-1000元。

而包邮区在垃圾分类推广上则深谙一手鞭子一手糖果并行之道,垃圾分类该给点甜头。

比如杭州一些小区中出现了“(垃圾)桶长制”,被委任为“桶长”的居民督导其他居民正确投放,并且依据投放情况对居民打分,分数能换取生活用品。

但如果像上海这样落实的垃圾分类如果要坚持做下去,对大众的科普和垃圾分类意识的培养肯定是一场持久战,执行起来也有令人头疼的问题。

很多城市执行垃圾分类的第一步就是最基本的“撤桶并点”,把原有的垃圾桶撤掉,要求居民去新设立的分类垃圾桶定时投放垃圾。

微博截图

有网友吐槽,原先每栋居民楼下都有2-4个垃圾桶,突然撤掉之后,有的小区只设置两个投放点,每个点不过4个垃圾桶。和以前相比,扔垃圾不仅要走半天才能到,而且容量也很堪忧。

而据过往报道,垃圾处理的过程中,力不从心的不止扔垃圾的人,垃圾收运系统也存在混乱与不足。

比如环卫系统的收运车辆只对接卫生填埋、焚烧等末端处置设施,所以常常出现前端垃圾分类后,到垃圾收运转运过程中再次混合在一起的状况。

事实上,垃圾分类这个名词在中国人的生活中真的是新鲜事吗?当然不是。

但无奈的是,大众不知道垃圾处理线上的确有分类的必要,而是习惯了“垃圾分类无用”、“垃圾分类就是做做样子”。

4

只要活在地球上,就逃不过垃圾分类

这是我国正式开展垃圾分类的第19个年头,才迎来了史上最严垃圾分类的开端。

而垃圾分类见成效,日本用了27年,德国用了40年。

德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垃圾分类的国家之一,早在 1965 年,各市便成立垃圾处理中心。据统计,目前德国的生活垃圾回收利用率达 65.6% ,成为全球垃圾分类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

德国街头的垃圾桶分类。/图 风闻

德国基本按照“谁产生垃圾谁负责处理”要求,以垃圾处理总支出反算垃圾处理费征收标准。

德国联邦政府和各州有关环保的法律、法规多达8000余部,如果垃圾分类不到位,个人和企业将受到巨额罚款,且信誉也会受到影响。

总而言之,在德国扔垃圾,靠的全是钱。扔当然要付钱,扔得不正确就更要罚钱。

外国人分垃圾,不仅出钱还要出力。/图 unsplash

而把垃圾分类视为民族骄傲的日本,靠的则是民众的责任心。一些外国人的日语教材里就有类似的内容:

比尔:早上好!今天是美好的一天,不是吗!女邻居:比尔桑,早上好!哦......哦不!比尔桑,你不能在星期二扔废旧录像带,录像带必须在本月的第三个星期三扔弃。我注意到上周你在垃圾收集前一晚就把垃圾拿出来了,你不能这样做!请在收集当天早上7点之前将其放到收集点,就像别人做的那样。

日本的生活垃级分类细致严谨由此可见一斑。 不同地区处理方式不同,有些地方高达 30 多种分类, 500 多项条款。通常情况下,日本的生活垃圾主要分为四大类: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资源垃圾和大型垃圾。但日本的街道上几乎不设垃圾桶。

而在教育上日本也抓得很严。日本的垃圾分类环保教育,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到了小学的高年级,学校还会组织学生参观居住地的垃圾处理厂。常年累月的宣传教育让垃圾分类制度在日本得以有效实施。

在《建国方略》中,孙中山提到,“吾心信其可行,则移山填海之难,终有成功之日;吾心信其不可行,则反掌折枝之易,亦无收效之期也”。

与上海人一样,国外许多国家刚推行垃圾分类时,市民每天也是被垃圾桶和垃圾袋搞得晕头转向。垃圾分类从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需要经过一代人甚至几代人的努力。

但希望若干年后再回首,我们不要仍然只是“多了几个垃圾桶”而已。

作者 | 王中中